查看: 68|回复: 0

惊心动魄,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亲历急诊堪称大片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2-30 10:4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以前经常听说在加拿大看病难——小病拖成大病,大病排期还没等轮到治疗,人就挂了;而且,医疗费还特别贵。


那么,为什么没有患者家属拿一把刀去医院找医生拼命?

我小孩在加拿大经历看急诊的过程,也许能说明一些问题。

01

今年3月,我和孩子从国内回到加拿大继续上学。刚下飞机,孩子就病倒了。

6岁多的小孩躺在床上昏睡三天,什么都不吃,连坐起来喝水的力气都没有,上厕所都要我抱着去。

我当时吓傻了,孩子长这么大,第一次病这么重,又是在异国他乡,语言不通,不知道在这边去医院看病是什么样的流程。

而且,孩子只能软绵绵地躺着,不能自己坐在儿童座椅上,我没办法开车带他去医院。

想想自己一个人抱着沉甸甸的孩子跑去医院,然后楼上楼下地跑着办手续,也觉得打怵。

加拿大教育局规定,不满18周岁的留学生必须在当地有监护人,遇到事情的时候维护孩子的权益。我小孩的监护人当时回中国几个星期了,想找个人商量都没有。

我完全懵了。

合租的伊朗邻居看不下去了,她看到我和孩子几天没有下楼吃饭,问我是怎么回事。得知孩子生病以后,她告诉我可以打911叫救护车,还说,她的朋友们都是这么干的。

我不会用英语打电话,伊朗邻居主动替我拨打了911。在电话里简单说明情况后,她告诉我,救护车一会儿就到。

经常听说加拿大政府机构办事效率低,当时我还没想到,这个“一会儿”是多长时间。

在我不眠不休地精心护理三天后,孩子症状已经有所减轻,能靠着床头坐起来了。

我扶着孩子从床上坐起来,刚给孩子换了裤子,穿上袜子,睡衣还没来得及脱下来,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。

伊朗妈妈打开门,呼啦一下进来两个人,一个拎着急救箱,一个是全副武装的警察。

简直是从天而降一样。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过来的,就算救护车停在隔壁,启动车开过来再停稳,也要几分钟吧?

当时我也没多想,救护车为什么还要配备警察?

拎急救箱的医生给孩子做简单的检查,警察在旁边开始盘问我,核心疑问就是:“你的孩子生病了,为什么不去医院?”

护理孩子三天没吃没睡,我已经疲累到极点,又担心孩子的病情,神经高度紧张。我迷迷瞪瞪地回答,我不了解这里的看病流程。

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警察信服。

他核对了我和孩子的身份信息后,突然向前走了两步,盯着我的眼睛问,你刷牙了吗?

别说刷牙,我都三天没洗脸了。一心都在孩子身上,哪里还顾得上刷牙?

脑子也没思考,我机械地回答“没刷牙”。

过后,我才醒悟过来,这个警察是对我用上了测谎手段。假如,我撒谎说刷牙了,他离我那么近,能看到我眼神闪烁,而且也能闻到我嘴里有口气。

幸亏我习惯了说实话,不会为了维护面子撒谎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事情过去多少天以后,我才听说,有个家长在孩子生病后没有送孩子去医院,孩子的老师报警说家长虐待孩子,家长因此受到训诫,还像是被剥夺孩子的抚养权还是怎么着的,具体不记得了。反正是把我吓出一身冷汗。

这事还没完。

02

警察示意可以出门了。我要抱着孩子下楼,拎急救箱的人阻止了我,他说要看看孩子能不能自己走路。

到了大门外,这两人从车上拿下来一个小小的折叠担架,让我儿子躺了上去,然后推到救护车上,系上安全带固定好。

我坐在担架旁边。救护车出诊人员把一个小夹子套在我儿子手指上,夹子另一端连着救护陈上的仪器,我猜是监测心率的。

警察拿出手机,用翻译功能开始对我进行又一轮盘问,核心问题还是:你的孩子生病了,为什么不送去医院?

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救护车停了下来。警察和出诊的医护人员一起把我儿子的担架推下来,停在医院的过道上。

我守护孩子,他们去找医生。急诊大厅的病床上躺满了人,一名医生在大厅中间的工作区忙碌。

置身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,感觉时间过得很慢。

不知道过了多少分钟。警察领着医院的工作人员来了,他们把我儿子推到大厅里面一个用布隔起来的小隔间。

原来靠墙都是一个个的小隔间,旁边隔间有病人在痛苦地哼哼。

警察跟我说,他去找这个医院会中文的人来帮助我。在等待期间,他又拿出手机,拨通一个电话,电话里的人用中文说,她是翻译,现在要向我核对几个问题。

记录下姓名、住址、国内的地址和孩子学校的名字以后,翻译又问到了那个问题:你的孩子生病了,你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?

真是应了那句话:在加拿大,孩子是国家的,不是父母的,家长只是替国家抚养照顾孩子;哪怕这个孩子属于别的国家,只要在加拿大居住,就会受到加拿大法律的严密保护。

警察三番几次盘问,估计看我不像是虐待孩子的亲妈。把我交给医生以后,他就走了。

一位北京口音的女医生来给我儿子做身体检查,她说姓王。总算能顺畅地交流了,我长舒一口气。

事实证明,我高兴得太早了。

王医生把孩子的衣服脱掉,看到我儿子身上一个个青斑,脸色瞬间严峻起来。还没等我解释,她突然醒悟过来,这是胎记。

询问发病经过,用了什么药,王医生又问起那个话题,为什么不送孩子来医院。我说不是听说这里的医院资源紧张,小病不收吗?

王医生不屑地笑了一下。

又来了一个大胡子医生,两人嘀咕了几句。王医生告诉我,初步判断我儿子是病毒感染,看情况已经在好转了,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诊。问我要不要给孩子口服抗生素。

我儿子从出生开始就很少吃药,既然已经在好转,就不用抗生素了吧?

王医生表示尊重我的意见,让护士给孩子送来了两盒果汁,以补充电解质。

出门的时候手忙脚乱,都没来得及带孩子的保温水瓶。孩子说口渴了,我去急诊大厅转了一圈,自助饮水机只有冰水,孩子喝了一口就不肯再喝了。

晚上,一个胖乎乎的男医生来带我们去做检查,从电梯出来,他鼓励我儿子去按隔离区的门开关,我儿子按了一下,门开了。医生高兴地竖起大拇指鼓励,小孩被哄的很高兴。

到了检查的房间,原来是做胸透,有了医生在路上的铺垫,小孩子很高兴地配合着拍了胸透的片子。

男医生又送我们回到急诊大厅小隔间。

女医生过来和我商量,晚上睡在小隔间,我和孩子都休息不好;要是我儿子的医疗保险能报销,她建议我们转去儿童病房,那里条件好一些,只是病房很贵。

为了让孩子早日康复,即使不能报销也豁出去了。我当即同意转去儿童病房。

女医生说她去帮我办转病房的手续。

03

我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,迷迷糊糊等到凌晨3点多,有护工过来把我们送到儿童病房。

房间很大,小孩的病床很舒服,陪护的大人可以睡墙边的沙发床。

最主要的是,我们可以安心睡一觉了。

刚睡了两三个小时,天微微亮了,就有医生来查房。 来查房的几个女医生和护士都是伊朗人,她们有的戴头巾,有的不戴,都很漂亮。听说伊朗学生在加拿大读医学的很多,而中国人很少。

好在值班护士是香港人,可以当翻译。我请她帮我接一杯热水,小孩不喝冰水,同是中国人很理解,香港女护士很快帮我们端来两杯热水。

医生查房之后,早晨六点多,有护工敲门送来早餐。

还挺丰盛,有面包,牛奶,还有水果。够我和孩子两个人吃了。 餐桌可以调整高度,桌面上还有一个Ipaid。

吃完早餐,护工过来把餐具收走。

之后,女护士送来给小孩用的药,并且给小孩抽血检查。好家伙,一次就抽满满三支试管,前后一共抽了五六次。

真心疼啊。

本来小孩对抽血还挺配合的,这么密集地抽血,把孩子吓怕了,哭着再也不肯抽血,怎么哄都不行。

伊朗女护士出去转了一圈,拿了一盒没开封的乐高走进来,趁着小孩心情好,抽了最后一次血。

中午12点左右,护工送来午餐。是肉丸配土豆泥。

幸亏有护工送餐,不然我都不知道去哪里买饭,而且也不敢把小孩子一个人留在病房里。

昨晚值班的王医生也来看我们,她说孩子的眼睛有点红,可是这个医院没有眼科,他们已经联系了眼科诊所,问我是中午去检查,还是下午去检查,他们帮我打电话预约。

我约下午6点去眼科诊所检查。

伊朗女医生再次给孩子做了检查后告诉我,孩子康复的很快,如果我愿意,下午去眼科诊所检查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离开医院了。

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就可以离开医院了?不用办出院手续,也没结清费用,就这么走了?

伊朗女医生谨慎地说,是的。

看她的表情,很怕我们在病房继续住着不走。香港女护士叮嘱,明天下午回来,有一个专家会诊。

我简直欣喜若狂,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还有一个问题,这里地方偏僻,我们是坐救护车来的,怎么去眼科诊所呢?

给孩子买玩具的伊朗女护士说,她认识一个优步司机,可以替我约优步。

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小提包,很简单就收拾完了,我又把病房整理干净。

下午5:30分,伊朗女护士过来通知我们,优步司机已经到楼下了,她送我们去上车。

到了眼科诊所,医生是香港人,只会说英语和广东话,听不懂国语。做了检查,没什么事。前台得知我们没有健康卡,让我付了100元诊金。

第二天下午,我带着孩子如约来到医院,香港女护士带我去二楼一个房间,一个亚洲面孔的年轻男医生给我儿子复查。

男医生咬字清晰地说着英语,香港女护士吃力地替我们翻译,有些医学用语她不知道用普通话怎么说。

翻译了好半天,男医生突然说起了流利的普通话。

敢情这家伙一直在装。

我看了一下香港女护士的表情,她在强忍愤怒。

检查完毕,男医生在贴纸上写了一个药名,说可以去药店买两盒试试效果。

然后,香港女护士领我去财务那里交了450加币。

我觉得不可能这么便宜,在医院住了一晚上,做了这么多检查,才450块钱? 香港女护士也没说清楚是怎么回事。 回到住处,我跟伊朗邻居说起缴费这事,伊朗邻居肯定地说,就是已经交给医院的450块钱,放心好了。
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,直觉告诉我,不可能就这么点钱。

小孩是在教育局买的学生医疗保险,去医院之前,伊朗邻居帮我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,保险公司只核对了孩子的出生日期和姓名,就给我一个编号,让我发邮件理赔时注明这个编号。

我把450块钱缴费收据拍照后发邮件给保险公司,保险公司回复说,不到500块钱不用填索赔表,过了两个星期就把450块加币的支票寄给我了。

又过了一个多月,我开信箱,终于收到了医院的缴费清单。我的妈呀,真是见识了加拿大医院有多贵。

住一晚上儿童病房,2600加币,折合人民币一万三千多。

还有救护车、专家会诊,这份清单所有的费用加起来,一共4200多加币.

加上在医院支付的450加币,一共4600多加币。折合人民币接近两万五千元。

这要是没有医疗保险,真是沉重的负担。

付款后,我把医院的收据又拍照发邮件给保险公司,保险公司倒是对这笔巨额开销毫不意外。

只是让我填写一张详细的理赔表格,医院缴费清单上的所有费用全都报销,离开医院以后自己买的药,只有处方药才给报销。

从拨打911叫救护车去医院开始,不管是在急诊,还是在儿童病房住院,所有的检查、会诊、药物,甚至包括两顿饭,以及去眼科诊所检查的诊金,都是保险公司全额报销。

事后,我才知道在加拿大看病的流程:小病痛先去看家庭医生,家庭医生如果认为病情严重,就会开单让病人转去专科医院。

没有医保额度限制,就诊也不用托人找关系。

患者如果有加拿大身份,去医院只要刷健康卡就可以,医院会跟政府结算医疗费用;

如果没有加拿大身份,就要自己买医疗保险,去医院产生的费用要自己先支付,然后凭收据去保险公司报销。

加拿大因为专科医生太少,所以很多检查都要排期很久。有些患者等不及,就自己花钱去美国看病。

尽管排期时间长,也没听说哪个患者(家属)敢冲医生动刀子。因为在加拿大,人身伤害是重罪。

听说有一对夫妻吵架,女方报警称男方出言威胁,她和孩子处于危险之中。

警察闻讯赶到现场,对男方处以拘留72小时,禁足两年,期间不能接触孩子和妻子。

仅仅是说狠话,没有付出实际行动,这个男人就受到了严厉的惩罚。

反观北京民航医院杨文医生被害案,假如凶手扬言要杀害医生的时候,警方就把他抓起来予以惩戒,也许就不会有惨剧发生。

可惜,依据我国的法律,口头威胁不会受到惩罚,非要酿成血案,才属于刑罚惩治范围。

写这篇文章,我并不是说加拿大有多好。出国在外,就像所有的海外游子一样,都希望自己的祖国越来越好,希望祖国能改善医保制度,同时从法律层面惩戒医闹,让自己的民众都能看得起病,医生都能有尊严地活着。

否则,还有多少医生够患者家属砍的?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©Saskey新传媒公司

GMT-6, 2020-1-21 02:49

工作时间:7x24小时 联系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:306-262-7879 或 306-881-9258 微信:Saskeycom 或 Vicky3062627879 活动洽谈:306-881-9258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