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116|回复: 0

加拿大双胞胎被强制参与变性实验,三十年后,他们双双自杀...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1-10 20:3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话说,很多年前阿P曾听说过这么一个理论,如果男生从小被教育要喜欢粉色,
而女生则从小被教育要喜欢蓝色,那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完全相反。言下之意就是,人类对性别的认知基本都是来自于后天的影响...


阿P并不认同这个观点。很明显,如果这个观点是真的,那同性恋照理来说就不会存在。


但否定这个观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与其说是原因不如说是一个故事,一个发生在加拿大某普通家庭的故事。因为这个观点,这个普通家庭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恶梦。

1965年8月22日,Bruce Reimer和他的孪生哥哥Brian Reimer出生在温尼伯市的一个普通家庭里,母亲的喜悦,对两个孩子的未来充满了憧憬。

但是好景不长,他俩六个月大的时候,医生告知他们的母亲,俩兄弟均发现有包茎的现象,这个再平常不过的问题,其实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包皮切割手术就可以解决。


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医生在这场手术中使用了非传统的“烧灼法”,期间器械发生了故障,Bruce的整个生殖器就这么被烧糊了。

当时的技术无法为他复原,医生也选择不为他继续做任何手术,面对这样的医疗事故,全家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直到他们遇到了John William Money教授。


John William Money当时是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小儿科和医疗心理学教授,他毕业于哈佛大学,一直都相信“人类对性别的认知基本都是来自于后天的影响。”


Bruce的出现,对他来说是证明这个观点最好的工具。这对双胞胎拥有完全一样的生长环境、相同的基因,几乎排除了所有干扰条件。

所以教授便说服Bruce的父母将他作为一个女孩抚养长大,还为当时只有22个月大的他准备了一系列性别重置手术,其中第一项就是睾丸切除手术。从此以后,Bruce被强迫改名为Brenda。

(右边为Brenda)

当然,当时只有22个月大的Brenda肯定不会对此有任何意见。他的父母也遵守教授的规矩,对Brenda性别一事闭口不提,教授每年也都会定期去他们家做心理辅导,让Brenda能够逐步成为他理想中的实验结果。


根据之后Brenda的回忆录,教授所谓的那些心理辅导,包含了一些非常猥琐变态的行为,其中包括了让哥哥Brian在Brenda身上进行“性爱演练”,用他的胯下撞击Brenda的臀部,还时不时让他们脱光裤子,进行“生殖器检查”,只因为教授相信那是一种“健康的性别认知行为”。


渐渐地,似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Brenda和哥哥从心理、行为甚至是生理上都有着明显的不同。父母发现Brenda确实比哥哥更有女性气质,比如她更干净整洁。

(右下为Brenda)

Brenda九岁那年,教授将这个案例以“约翰/琼案例”(John/Joan case)之名发表,并将其描述成一件相当成功的性别改造案例,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这个案例被用以支持“性别重塑可以在非阴阳人的正常人身上实施”的说法,换句话说,也就是支持“人类对性别的认知基本都是来自于后天的影响”这个理论。

(左为Brian,右为Brenda)

故事说到这儿,估计大家都觉得一切都看似挺圆满的,然而真相却让人背脊发凉,论文中看似美好的一切,其实都只是教授在隐藏了大量细节之后的假象。


Brenda十岁那年,教授提出要为他做一个安装人工阴道的手术,遭到了他们家的强烈反对。最后在教授的一再强迫下,Brenda的父母与教授断绝了联系。之后教授也再也没有访问过他们,也从此再也没有发布过任何关于这个案列的报告。

但是逐渐进入青春期的Brenda开始有了性别意识,没有任何心理上的辅导,让Brenda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强烈的疑惑。在学校里,他没有朋友,他不喜欢和女生一起玩,也没有男生愿意和他一起玩。总是一个人的他,变得非常寂寞。



13岁那年,他对自己父母坦承想要自杀。而父母也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孩子遭受如此大的痛苦,将真相告诉了他。

虽然有被隐瞒真相的愤怒,但更多的是解决了困扰自己多年的性别问题的宽慰。一年之后,Brenda决定做回男生,并改名为David。


22岁那年,他接受了性别回复手术,包括注射睾固酮、乳房切除术以及两次的阴茎重建手术。三年之后,他与Jane Fontaine结婚,并成为她三名儿女的继父。


再次,看到这儿估计大家都觉得一切又回归圆满,可是事实并非如此。

哥哥Brian在得知这一切后,与David的关系开始变得恶化,他认为David在身为“Brenda”期间,夺去了父母的所有关注。

最终在2002年7月1日,他因服用过量抗抑郁药物而亡。


而David自身也遇到了许多问题,由于多年精神状况不佳导致他无法完成自己的学业,从而无法找到适合的工作导致经济状况不理想。哥哥又因为他而服用药物致死,连自己的妻子也提出要跟他分居。


于是,他在妻子提出分居仅两天之后,也就是2004年5月4日,大卫驾车至渥太华的一家杂货店,将车停在了停车场,拿出了一把削短型猎枪,将其塞进嘴里,迅速扣动了扳机,享年38岁。


从Bruce到Brenda再到David,他经历了人生中两次性别的转变。结局却与当时教授保证的完全相反,一个家庭,因此走向了毁灭。

他们所遭遇的不幸,让学界逐渐认识到了性别认知和基因之间无法割裂的关系。但毫无疑问,这场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的试验是荒谬至极、无比残忍的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©Saskey新传媒公司

GMT-6, 2020-1-26 11:39

工作时间:7x24小时 联系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:306-262-7879 或 306-881-9258 微信:Saskeycom 或 Vicky3062627879 活动洽谈:306-881-9258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