萨斯卡通中文网
查看: 75|回复: 0

与其他族裔儿童相比 华裔二代为何较少说母语?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9-15 09:5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个话题被我刻意“搁置”了很长一段时间,因为我所要讲述的现象,只是来自于我个人在这几年里的日常观察,而并非一个“完整的统计”或者“严格科学设计之下的”社会调查,甚至连统计学里常说的“完全随机抽样”的算不上。
' l4 q! k5 Z/ d0 R# L  Z
1631708977409223.png
' i- N/ v$ J! P" K! V# o  U9 P
正是考虑到这种“局限性”,所以我也经常就这个现象询问周围的华人朋友——“你们是否也有这种感受?”
3 f4 h  Y2 p8 Y6 z4 q
3 L' `, N% o4 F) N7 b在得到了一些 “移一代”的家长和“移二代”小朋友的回答之后,我发现这个“现象”很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,那就是——
# _, l( }5 ^/ A7 v1 k: `& y
- X) D9 W7 t; O$ W与其他族裔相比,华人“移二代”儿童(特别是在他们之间)很少说自己的母语。
1 `2 Y) d$ l9 N9 M' M& E  u% L& i0 y9 p+ y3 D! L8 F
他们除了与父母交流之外,基本会全时间都使用英语,即使他们都能说一口很流利的中文。4 w  \8 H$ K7 c6 c. v8 O" y6 S0 I
; m# g; k. Y% a* j" D+ |
于是,我就抱着小时候新闻上经常听到的“据不完全统计”这句话的心态,来聊一聊这个话题——既然是“据不完全统计”,所以如果有朋友说“我怎么没有觉得?”甚至“我的感觉与你完全相反”,我会觉得很合理很正常。
& n- A7 k# O7 r. V, b5 a3 d& T0 I6 L( X9 ^5 Z
一 、公交车上的发现
, H* J1 D% B4 f8 ^% Q; d' ^
" M/ Q( P/ K! U: Z最早发现这个现象,开始于几年前的公交车上。
/ E8 U) y% I: j2 Z/ U$ B8 t/ x. L
那时候我乘坐的公交车是110路,由于中间经过Moscrop和Burnaby Central两所中学和好几所小学,所以经常能遇到十几岁左右的小朋友。: N+ t* g( G* \. _8 K% n

8 i# P( U+ f, p6 F, ^由于小朋友们往往成群结队而且都比较活泼开朗,所以我经常能听到他们之间的嬉笑和攀谈。9 P7 e" V) p, m; z+ Y7 e

& d- o, f) ]2 S" T5 W0 M慢慢的,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——. H) u0 z5 x! a0 u) l" m. K! k9 N8 T
2 T- e: w9 V; w$ s% z4 \$ E
由于他们往往会以不同的族裔扎堆结伴而行,所以我往往能够听到不同族裔小朋友们交谈时使用到的各国语言。7 E9 }! m+ X2 U4 L$ p

0 C- F' J8 }1 k6 B% b我能听到韩国小孩儿之间说韩语,或者日本小孩儿之间说日语。9 K1 o* d3 k! }' |% q

" I% Y5 s+ m5 u. ?+ W# u9 T2 D也能听到菲律宾小朋友说菲律宾话,也能听到越南小朋友说越南话——由于有来自这两个国家的同事,所以我对这两种语言虽然不懂,但还是完全能辨认得出来。8 G. u! q9 e2 h
4 f2 i) Y8 q( o# |/ G7 f5 r& \8 _
也时常会听到小孩儿说俄语或者德语(法语自不必说,本来就是加拿大官方语言)。; B8 w/ f: f3 T" m

9 Q/ Q" N" g8 v! k- R1 j5 f, T: l而至于其他的印度语、阿拉伯语、西班牙或者意大利语、等等等等,我的分辨能力不高,但是大概通过外貌特征能猜出个七七八八。
  z% q- x5 A: f  P3 u. n" P' b3 G$ T, C4 p, F+ h
总之,我能感觉到的是,在课后放学的时间里,这些小朋友在相同族裔(相同母语)的小小圈子时,他们之间一般都会习惯性地“切换”到自己的母语进行交流。
6 t1 P' o3 c  v3 o
- m0 ~  A5 _: ?' {' K2 [3 Z过了很久之后,我才忽然想起一个“怪事”——在所有的小朋友们当中,我几乎从来没有听到有人说中文(无论是粤语还是普通话)。
. t/ s( w( E: `9 \. W4 Q
- t9 O7 T! m5 K, k; }/ s# h& p是因为我很少遇到华人小朋友吗?
# F+ ~# H- M9 a5 e3 c
6 }6 M8 B  y3 d3 H恰恰相反——在110路穿越Burnaby中部的这条线路中,绝对属于华人聚居的密集区域,所以公交车上所有的小朋友中,华人小朋友其实所有各个族裔(甚至包括白人)中出现比例最高的。( s1 i8 N( |  q* p. f( H- B4 x  E& K

, G5 g1 Q( p! E: w1 I9 g不过,所有华人小朋友之间的交流,全都采用英语。6 E! j% Z7 L5 S8 f! _( G0 D/ J8 w- [4 }
' }0 H& S. a" t
看到这里,您也许会问——既然他们说英文,你又怎么判断他们是华人呢?
& t. H4 R1 G) u0 p# A* j" i, X% t0 h  W3 r
这个问题问得非常有道理,因为仅仅从相貌上来说去判断华人,确实不够严谨——而我得出他们是华人的根据,是由于经常乘车遇到,时间长了会听到他们中间的“成员”接打父母电话时那一口口十分流利、口音“纯正”(甚至我能听出来他们分别带有东北、山东、荆楚、江浙沪等地口音)的普通话,或者粤语。" Y# M, h0 n3 o. l# K

6 A" l0 {( {3 t; X而一口十分流利的普通话或者粤语,基本上可以也可以把他们大概率锁定在“二代”移民这个群体——这个并不难理解,因为在这里生活很多代之后的华裔,已经很难甚至完全不会说中文了(特别是“流利的”)。: Z- `2 r8 g9 |" g

. f+ W/ C& C) {9 Q5 K后来,由于工作更换,我日常乘坐的公交车换成了从Burnaby穿越温哥华南部的430和49路,而在这些公交车上,我同样继续着这个让我感到有些“好奇”的观察。5 m3 l( @8 g4 a' O
2 n* u6 @" D. `- y
而观察的结果是,除了在来自更多族裔的小朋友“圈子”交流中听到了更多的各国语言,我依然在和很多华人小朋友群体的长期相遇(有足够的时间确定他们是华人)当中,还是几乎听不到他们说中文。# R: O/ P& _4 j) n; {3 K7 z
# j. p8 d# t+ |( G
也就是说,在乘坐公交车的各种小朋友们那里,我能听到各国语言,但是唯独听不到中文。
, K% H7 |9 r' H" Z6 t( j# Z( }  \0 u# F: @- y
需要特别说明的是——我对上述这个有些“意外”的现象,并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。
! {, Y; W% q9 z3 ^
6 R2 d4 f6 N# A换句话说,我既不会去想“文化传承堪忧”或者“族裔烙印消失”这些沉重,也没有去想“华人儿童英文说得真好、融入真快”这类赞赏——而仅仅是感到有些“不同”与“好奇”。' t+ _0 h( d6 n3 m) ~/ y

; W8 c. g$ f- j, O, K# \( {二、进一步观察与例外分析
/ Z$ k' S) z! x
9 D0 g5 @# N6 P! H/ x+ Q对于公交车上观察到的这个“不同”,其实还有一些例外情况。
0 A$ [$ Z$ H7 Y$ x& \, ~% {* }1 }) ~/ f# h
比如我刚才一直强调的是“小朋友”,是因为在公交车上遇到的“青年人”(18岁以上)这个年龄段的华人中间,粤语和普通话的采用比例还是很高的——从汉语的口音和流利程度来看,他们以读大学的留学生、或者在少年阶段之后随父母移民而来“移二代”的居多。他们和“小朋友”的区别在于,大多数是在接近成年之后才来到加拿大,中文已经根深蒂固,而学习新语言(语言融入)的黄金年龄已过。
- {7 H) l( M0 E/ a0 U+ z" X/ c$ J5 X! N, I
而另一个“例外”,来自于我主要的观察对象——小朋友们。这个“例外”在于,他们并不是绝对的不说中文,但是中文的使用基本上仅限于和自己的父母之间。8 E1 W5 d# ?; k% _

  s+ ?! g  j7 I: A+ ~- S以来我家做客的小朋友为例,简单说说我对这个现象的进一步 “观察”吧——# F9 M# l4 [/ v$ v' x
5 M! t2 A) h6 }# U
一种小朋友客人,来自于我们“移一代”朋友和家庭之间的聚会,他们和我儿子的接触,完全是因为我们大人之间的聚会和接触。而我们这种家庭聚会往往出现的场面是,大人们之间全部使用中文,小朋友们之间一律采用英文。只有小和大人之间交流时,小朋友才会使用中文。
( F) a% J/ Z5 @$ `4 \: R1 ?6 _3 W' [% J2 ?& M' B
另一种小朋友客人,来自于我儿子自己的同学和朋友,当他们来到我家时,虽然他们都是“东亚”面孔,由于我也无法判断是否是华人(更无怕判断是否会说普通话),所以第一反应是用英语打招呼和问候,而这些小朋友在我家里也都是全时间说英文。
# }% n( e; l; [- z& D" P
# ^; K5 \6 V- Z! F1 }* F; Q而直到他们在我家给他们父母接打电话,我才“难得一见”地听到他们原来都能说一口地道流利的普通话(除了一两个韩国和东南亚小朋友)。8 ]0 Q$ @: V, N# Z: L
, \1 S; W5 v  v! d0 Q% X
三、这是为什么?
( q& e) o  V4 {, R4 H& m( \& B
- e' G0 \8 o" z* h" [7 Y# S虽然我对于孩子们“说不说中文”这件事并不太在意(也无意联系到“文化传承”等严重话题),也(至少暂时)没有想过是否需要去改变,但是我还是经常想——“这是为什么?”- d% X; \/ L. s

, s# p. r3 D- W! f5 ]我自己寻找了一些原因,但是似乎也都不太成熟,简单阐述如下——
- b7 m2 L  v8 X/ H: m
  c: b; s' g( V+ v1. 华人“移一代”的语言融入压力?
+ L3 m" Q9 `! Y8 s) J7 g
3 i) P9 q8 w0 I/ p6 s作为其中的一员,我经常能够深彻地感受到“英文不好”给很多华人带来的切肤之痛——特别是与身边那些“英语在本国原笨就十分流行(官方语言之一)、所以基础比较好”的移民族裔(比如印度、菲律宾)相比,从职场的“吃亏”到生活的“不便”往往是移民之后几十年都挥之不去的一个“阴影”。* q, J( ~: N7 W8 T6 ]: Q" w
, A+ V8 Q9 v( U$ Y$ }7 R2 O# k
在这种“潜意识”的润物无声与常年影响之下,我猜测我们作为父母,可能用自己不知不觉的一些因为英文不好而生的“为难”、“委屈”和“抱怨”,“潜移默化”地给孩子们传递出一种“英文”的重要性与“英文必须要好”的目标或者任务。. W7 Q" F9 r0 n
' ]( g2 M, _0 i  {/ h
甚至,比“潜移默化”更加明显的一种“激励”则是,我们经常会对孩子的英文能力在日常显得非常关注——因为这些来自于我们自己几乎每天都面临的不便和压力,而与这种眼前的“紧迫感”相比,我们对于孩子的中文水平,并没有太“迫切”的要求和关注。, s7 L3 ~" s+ _/ ^" Z% u1 m) e
* W0 m" V9 ~7 ]/ j; l
但是这个理由的不足之处在于——为何其他母语并非英语、和我们一样有语言困难的很多族裔,在他们的下一代中间并没有出现同样的情况?$ P( \/ y- L; |0 r
5 [+ T: a& l8 S3 {- U" O7 j, n: ]
2. 中文太难?
6 B9 H. w- v; l" N. S" a5 j% q0 }9 E) Q8 B
移民之后,我深刻地感觉到,每一种语言的难度,是把它当成母语的人很难“全面”感受得到的。. ~% c1 S0 d% N' f( z

" o1 L5 l! Q) n: E说到这里、我想起一个段子——几年前一个中文基础非常好的韩国人跟我说“两十”的时候把我弄得一头雾水,后来他说“中文里面‘两’和‘二’不是一个意思吗?”的时候,我才知道他要说的是“二十”。
8 _3 _9 A8 g" D, K2 {. R  k
' S* ~: r. e, I' x% i# r我敢说,绝大多数中国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差别——“二”和“两”虽然在表示数量时意思相同,但是不会有人采用“两十”或者“二千”这样的说法。9 r! L$ x7 M* j$ c% [) N3 Y
% U8 S2 k' `: Z1 [* ~' e
所以我会说,如果一种语言是你的母语,他对你来说十分简单,但是它对于“后来学习者”的难度,是你完全无法感受的。
  H) H% h' a1 P# b. }9 C+ V# C
+ |% M9 w7 L' x2 I! S也正因为此,无论是普通话里的“四种音调”(据说粤语的音调更多更复杂?),还是“每个字的意思取决于搭配成的词语和场合”,以及“很多字词发音完全相同、必须根据上下文才择得开”等等这些难度,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后来的学习者来说实在是太难了。2 |' d! }+ r- x5 [$ Y

7 u, e1 Q8 n& a& K! K也正是因此,当我偶尔给想要学习中文的外国同事教授汉语时,我经常在累得够呛之后去感慨——“英文至少还有些规律,中文要总结出规律实在是太难了。”. U) J& t- e) h- V8 J

* ^4 u; P5 M  w( a: s我觉得要想学好中文,必须依靠强大的生活积累和文化背景,靠课堂书本和老师,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。# u5 q( c$ U3 l' [

* }* C4 z( C7 y% ]2 Q+ Y顺便说一句,虽然我们一直在做着各种提高孩子中文水平的各种努力,但是说实话,我并不看好在现在这个环境下,孩子的中文水平能有真正的、达到职业化要求的实质性提高。
2 x6 W1 Y2 F8 |) H# N0 |4 t
; Y% K$ \6 X& e9 @( }0 _这个原因看上去也有明显的不足——因为我儿子说,在目前和父母用中文交流完全无碍(“听”和“说”)的情况下,他们并不会因为“难度”而放弃中文。我说的“中文真正的难度”,他们可能还没有遇到,所以也谈不上被“吓退”。9 h: H( P! L) D) r9 z

8 S6 w) j9 A! o0 ~0 @3. 方便实用 & 顺势而为?. p: @: ^3 ~6 v. z$ C2 [

4 i1 Z8 b$ u6 M" X  j+ a% l我曾经就这个问题和我儿子交流过,他想了想,给出的原因很简单——“好象也不因为什么,学校上课和各种场合都用英文,所以我们华人小孩儿就干脆在全部时间都用英文。”
0 ~9 P1 M1 F  A0 \4 r3 f
/ L0 e4 B; R; I4 F/ h! O这个答案我不知道是否有道理,但是这看上去似乎很合理——方便,实用。
' A) M# A2 O) E( j# `, b4 Z6 ?# S! m, {
但是我儿子也同时提到,他在校园里也有和我在公交车上相同的发现——当只有韩国同学们在一起时他们会用韩语,菲律宾同学在一起经常用菲律宾语,……,“只有我们中国同学在一起的时候也保持着继续用英文。”
' w2 d- e2 d  D2 G+ k
/ s% [3 W0 f9 r- s1 M看来,这问题又绕回来了?8 n$ ^2 P" i% g4 b) P. [+ ~) \2 U2 s
0 j0 M1 l& m# ~) x; B/ O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©Saskey新传媒公司

GMT-6, 2021-10-23 05:04

工作时间:7x24小时 联系QQ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服务热线:306-262-7879 或 306-881-9258 微信:Saskeycom 或 Vicky3062627879 活动洽谈:306-881-9258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